• <tr id='8Bdcg57I'><strong id='8Bdcg57I'></strong><small id='8Bdcg57I'></small><button id='8Bdcg57I'></button><li id='8Bdcg57I'><noscript id='8Bdcg57I'><big id='8Bdcg57I'></big><dt id='8Bdcg57I'></dt></noscript></li></tr><ol id='8Bdcg57I'><option id='8Bdcg57I'><table id='8Bdcg57I'><blockquote id='8Bdcg57I'><tbody id='8Bdcg57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8Bdcg57I'></u><kbd id='8Bdcg57I'><kbd id='8Bdcg57I'></kbd></kbd>

    <code id='8Bdcg57I'><strong id='8Bdcg57I'></strong></code>

    <fieldset id='8Bdcg57I'></fieldset>
          <span id='8Bdcg57I'></span>

              <ins id='8Bdcg57I'></ins>
              <acronym id='8Bdcg57I'><em id='8Bdcg57I'></em><td id='8Bdcg57I'><div id='8Bdcg57I'></div></td></acronym><address id='8Bdcg57I'><big id='8Bdcg57I'><big id='8Bdcg57I'></big><legend id='8Bdcg57I'></legend></big></address>

              <i id='8Bdcg57I'><div id='8Bdcg57I'><ins id='8Bdcg57I'></ins></div></i>
              <i id='8Bdcg57I'></i>
            1. <dl id='8Bdcg57I'></dl>
              1. <blockquote id='8Bdcg57I'><q id='8Bdcg57I'><noscript id='8Bdcg57I'></noscript><dt id='8Bdcg57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8Bdcg57I'><i id='8Bdcg57I'></i>

                冯薪朵节目坐飞机“从天而降”开启旅程

                2019-01-03 16:12:43 来源:中国人口新闻网

                《蜜食记4》传递青春态度“我把变好叫做未来”

                新的一年开始,又到了大家立flag的时候,除了“暴瘦20斤”、“找到一份好工作”、“脱离单身”之外,是否有人希望可以跟《蜜食记》第四季的闺蜜团一样,放下手机,约上三两知己好友一起走进自然,走进真实可见的生活?

                “天下名山何其多,唯有此处峰成林”,在新一期的节目中,冯薪朵乘坐轰隆作响的飞机“从天而降”,来到曾被背包客之祖徐霞客称赞过的万峰林。从高空俯瞰万峰林,峰林间层层叠叠、错落有致,形态各异的山峰、浓淡渐变的色彩,让人不由地赞叹好一幅山水画卷、好一派田园风光。

                费沁源跟飞行嘉宾苏杉杉两个小妹妹,则带着花束在一大片紫色薰衣草庄园里静静等候冯薪朵的到来。本期飞行嘉宾苏杉杉是一个文静,但心思细腻的女孩,她了解到冯薪朵对花粉过敏的情况后,很贴心地准备了干花,让朵朵感动不已。搭乘薰衣草庄园里的卡通小火车后,三人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中,开始了新的奇妙旅程。

                稻田辛勤劳作,感受生活本真

                “农人依时而稻,各色纷呈,妙且美,仿佛天成镶嵌画”,第四期节目中,《蜜食记》让女孩们真实地体验了一把“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感觉。朵源CP跟飞行嘉宾苏杉杉一起,接受挑战,完成“打50斤稻谷”的任务。

                在金黄的稻田中,三个女孩在当地大爷的指导下,开始有模有样地学起了割稻子、打稻子,并将打干净的稻谷秸秆捆扎到一起。女孩们像在准备一场盛大的演出一样,认真地向大爷请教收割稻谷的所有环节,一遍没学会,就再次请教一遍,终于掌握了所有的动作要领。技术学到手,三人就开始撸起袖子热火朝天地干起来,兴起之时还情不自禁地喊起了号子。

                从2016年起,“丧”文化就在80,90后中流行开来。“好丧啊”、“什么都不想做”、“我和一条咸鱼没什么区别”……这是现代年轻人的朋友圈日常用语。不知从何时起,人们不再喜欢给自己“灌鸡汤”了,而是喜欢用自嘲的方式将“毒鸡汤”反向输出。

                洞悉丧文化本身是一种宣泄情绪的负面表达方式,而《蜜食记》则意在用一种元气满满的青春励志态度,冲击备受丧文化侵蚀的年轻人的心态,如节目中三个在无垠的田地里辛苦工作的女孩,割稻子、打稻子,关节发红、腰酸背痛也仍然坚持完成任务的“壮志”,最终获得了农民伯伯奖励的劳动报酬时,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欢呼雀跃,是对“丧”文化最有力的反击。就像我们小时候课文里学过的那个不断追问快乐源泉的老黄牛,那种经历辛勤劳作付出后换来的满足感,才是我们生活最本真的美好,它能消解生活中所有的不确定和无意义。也正如嘉宾闺蜜团在割稻过程中歌里唱的那样:对这个世界如果你有太多的抱怨,跌倒了就不敢继续往前走……所谓的那快乐,赤脚在田里追蜻蜓追到累了;偷摘水果被蜜蜂给叮到怕了,谁在偷笑呢?

                菜场讨价还价,享受烟火人生

                完成节目组交给的第一个任务后,闺蜜团用自己辛勤劳作换来的报酬购买她们的晚餐食材。4元钱一斤的胡萝卜,30元一板的鸡蛋,自己辛苦赚来的报酬总是格外珍惜,女孩们开始了花样讨价还价。硬着头皮跟老板开口的,撒娇卖萌请求便宜的,还有最后的撒手锏——用养乐多置换的。估计老板也没见过这样的买菜人,几番讨价还价下来,老板就妥协了,于是15元拿下了半板鸡蛋和一根胡萝卜,再加上10元的西红柿,一共25元。但女孩们还不死心,连番再砍一轮,最后将25元砍到20元,还捎了几小把葱。买完蔬菜和鸡蛋,女孩们还买到了新鲜的排骨,准备用一顿丰盛的晚餐犒劳辛苦的自己。

                回旅馆途中,在一个简陋的小摊前,女孩们竟被几样简单的小吃馋得流出口水。3根火腿肠加几根面筋,让女孩们在风景如画的诗意中体会到了烟火人生的别样滋味。费沁源看着小吃时不经意间还做出了舔嘴唇的动作,那种小女孩经受不住美食诱惑的憨态,让观众似乎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买菜前飞行嘉宾苏杉杉就接到了新的任务,买菜回来的路上,苏杉杉给大家唱起了“青藏高原”,换来冯薪朵的特别手势,第二关解锁成功。

                深山果园采摘,重温现实生活的美好

                在费沁源为晚上的“演唱会”精心准备之时,冯薪朵和苏杉杉则在深山认真地采起了石斛。眼前的石斛样貌普通,但却有着养胃生津的功效,和淡淡的清香。

                采完石斛,两个女孩发现了新的好东西,摘柚子、摘橘子,这种在果园中远离网络、远离手机,亲手采摘果实的幸福感,强烈地冲击着女孩们以及屏幕外的观众。

                有人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就坐在你的对面,而你却在看手机。被网络裹挟的当下,智能手机就像无法戒掉的毒品。我们期待自己时刻在线,不错过任何一条消息,否则就像被世界抛弃了一般焦虑和手足无措。

                如今,我们可以随时拿起手机跟朋友进行即时沟通,我们可以用视频与远在天边的朋友瞬间“面对面”,但是我们真实的人际交往却越来越少。我们已经有多久没有放下手机,跟父母好好吃过一顿饭?又有多久,没有从虚拟的网络世界走出来,跟朋友结伴走进真实的自然,进行一场真实的互动?在《蜜食记》第四季的每一期节目中,观众都可以跟随嘉宾团重温那种远离手机、走进真实世界的美好。

                卧谈吐露心声,喧嚣中享受自由

                一天的辛勤劳作后,女孩们用自己亲手获得的食材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源源为大家制作了看似简单,但极其考验厨艺的蛋炒饭,当金黄的米粒出锅时,屏幕后的观众都忍不住要吞咽口水。飞行嘉宾苏杉杉则用采摘来的柚子和养乐多为大家制作了酸甜可口的饮料。朵朵在排骨中加入营养丰富的石斛和其他调料,一顿营养美味的排骨汤也做好了。

                饭后卧谈,苏杉杉送出了第二份礼物“补梦网”,而朵朵则吐露心声,坦言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自己喜欢独处,并且“享受孤独”。朵朵的心声给了苏杉杉新的启发,独处时自我的“真实”唤醒了我们内心深处的自由,我们需要孤独,我们享受孤独。就像古人讲求的“慎独”一样,我们需要不定期地从喧嚣的人群中抽离,重返独对天地、独自面对真实的自我,卸下生活的“面具”,给心灵一次深呼吸。

                这里有美食、美景,还有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感悟。每周四21:20分安徽卫视《蜜食记4》,生活的滋味都在这里!

                责编:邢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