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8Bdcg57I'><strong id='8Bdcg57I'></strong><small id='8Bdcg57I'></small><button id='8Bdcg57I'></button><li id='8Bdcg57I'><noscript id='8Bdcg57I'><big id='8Bdcg57I'></big><dt id='8Bdcg57I'></dt></noscript></li></tr><ol id='8Bdcg57I'><option id='8Bdcg57I'><table id='8Bdcg57I'><blockquote id='8Bdcg57I'><tbody id='8Bdcg57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8Bdcg57I'></u><kbd id='8Bdcg57I'><kbd id='8Bdcg57I'></kbd></kbd>

    <code id='8Bdcg57I'><strong id='8Bdcg57I'></strong></code>

    <fieldset id='8Bdcg57I'></fieldset>
          <span id='8Bdcg57I'></span>

              <ins id='8Bdcg57I'></ins>
              <acronym id='8Bdcg57I'><em id='8Bdcg57I'></em><td id='8Bdcg57I'><div id='8Bdcg57I'></div></td></acronym><address id='8Bdcg57I'><big id='8Bdcg57I'><big id='8Bdcg57I'></big><legend id='8Bdcg57I'></legend></big></address>

              <i id='8Bdcg57I'><div id='8Bdcg57I'><ins id='8Bdcg57I'></ins></div></i>
              <i id='8Bdcg57I'></i>
            1. <dl id='8Bdcg57I'></dl>
              1. <blockquote id='8Bdcg57I'><q id='8Bdcg57I'><noscript id='8Bdcg57I'></noscript><dt id='8Bdcg57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8Bdcg57I'><i id='8Bdcg57I'></i>

                “刺死传销者系正当防卫” 权利“水位”又上浮了

                2019-03-24 11:14:07 来源:中国人口新闻网

                ■ 观察家

                不让法律绑住公民正当防卫的手脚,能对之前一度嚣张的传销犯罪形成有效打击。

                又是一起对正当防卫案件做“不起诉”处理的个案。

                据浙江省检察院官方微信披露,2018年7月30日,山东省莱州市男子盛春平被人以“谈恋爱”之名,骗至杭州桐庐县,这实际上是以“天津天狮”名义活动的传销窝点。传销人员多次意图威逼其加入传销组织,盛春平均予以拒绝,且拔出水果刀警告。之后成某某等多人逼近,当成某某上前意图夺刀时,盛春平持刀挥刺成某某,致其死亡,盛春平逃离现场。

                检察机关认为,盛春平当时“人身自由和安全正在遭受众多不法传销人员侵害”,为免受正在进行的严重人身侵害,其被迫使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挥刺传销人员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作出“不起诉”处理。

                用网友的话来说:认定刺死传销人员为正当防卫,杭州市检察院此举弘扬了社会正气,给了公民与犯罪分子作斗争的勇气,也让传销分子有所忌惮,真正彰显了“法不向不法让步”的法治精神。

                2017年发生在天津静海的“李文星之死”事件,曾引发全民对于传销背后暴力犯罪的关注。在传销窝点中,受害人员失去自由,生命安全随时受威胁。曾有媒体检索过天津静海区4年里有关传销案件的95份判决书,共发现341名传销人员获刑,其中317人竟被定“非法拘禁罪”,其他的入罪罪名分别是抢劫罪、故意伤害罪和绑架罪。

                就像这次对盛春平案作出不起诉处理的杭州市检察院所说:传销犯罪往往伴随对公民人身健康和生命的严重侵害。所以,不能再把传销犯罪看成普通的“经济犯罪”。

                传销分子用殴打、非法拘禁,甚至是强奸等手段,逼迫受害人就范,背后的因素有很多,但其中一条还是要调整正当防卫的标准:设身处地地考虑被害人当时的自卫环境,要充分赋权公民反抗传销分子,不能让传销分子认为“你不敢还手”。

                在传销窝点封闭的环境下,受害人面临着数人甚至十数人的暴力殴打、非法拘禁。这就不能对被害人防卫的力度和手段做事后苛责。

                通过个案的处理,起到了社会指引作用:让每一个公民在身陷传销窝点时,感觉到法律站在自己这一边。不让法律绑住公民正当防卫的手脚,这就是在拨正社会公正的天平,既有利于填补公权力保护的隙缝,也能对之前一度嚣张的传销犯罪形成有效打击。

                从“于欢案”到去年的“昆山反杀案”,再到今年全国“两会”前检察机关“加班”不起诉的“涞源反杀案”和“赵宇正当防卫案”,还有赵宇案进入了今年最高检的工作报告中,正当防卫标准在中国的悄然改变,让人欣慰。

                而像本案这样对正当防卫权利充分保障的判决,既让权利“水位”又上浮了几分,也是个挺好的示范。

                □沈彬(媒体人)

                责编:邢天然